獨立核數師報告

致太平洋航運集團有限公司股東

(於百慕達註冊成立的有限公司)

意見

我們已審計的內容

太平洋航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公司」)及其附屬公司(以下統稱「貴集團」)列載於第5390頁的綜合財務報表,包括:

  • 於2018年12月31日的綜合資產負債表;
  • 截至該日止年度的綜合損益表;
  • 截至該日止年度的綜合全面收益表;
  • 截至該日止年度的綜合權益變動結算表;
  • 截至該日止年度的綜合現金流量表;及
  • 綜合財務報表附註,包括主要會計政策概要。

我們的意見

我們認為,該等綜合財務報表已根據香港會計師公會頒布的《香港財務報告準則》真實而中肯地反映了 貴集團於2018年 12月31日的綜合財務狀況及其截至該日止年度的綜合財務表現及綜合現金流量,並已遵照香港《公司條例》的披露規定妥為擬備。

意見的基礎

我們已根據香港會計師公會頒布的《香港審計準則》進行審計。我們在該等準則下承擔的責任已在本報告「核數師就審計綜合財務報表承擔的責任」部分中作進一步闡述。

我們相信,我們所獲得的審計憑證能充足及適當地為我們的審計意見提供基礎。

獨立性

根據香港會計師公會頒布的《專業會計師道德守則》(以下簡稱「守則」),我們獨立於 貴集團,並已履行守則中的其他專業道德責任。

關鍵審計事項

關鍵審計事項是根據我們的專業判斷,認為對本期綜合財務報表的審計最為重要的事項。這些事項是在我們審計整體綜合財務報表及出具意見時進行處理的。我們不會對這些事項提供單獨的意見。

我們在審計中識別的關鍵審計事項概述如下:

  • 乾散貨船賬面值
  • 有償契約撥備

關鍵審計事項

乾散貨船賬面值
請參閱綜合財務報表附註6

於2018年12月31日, 貴集團擁有一支總值1,802百萬美元的大型乾散貨船船隊。自有貨船分為兩個現金產生單位(小靈便型及超靈便型),因各現金產生單位之所屬貨船被視為可以互換調配。

貴集團於2018年12月31日的資產淨值多於其市值。此因素被視為有可能減值的跡象。管理層因此對 貴集團的乾散貨船進行減值評估。

根據各現金產生單位的未來貼現現金流量計算得出的使用價值足以支持乾散貨船的賬面值。

管理層認為根據評估結果乾散貨船並無減值。評估涉及對預測僱用率、按期租合約對等基準的日均收入、通脹率及採用於未來現金流的貼現率之重要判斷。

我們的審計如何處理關鍵審計事項

我們透過評估有關估值方法、使用價值模型所用的未來貼現現金流量及其制定過程以評估管理層的減值評估,包括比較最新的董事會批准預算及評估相關假設,包括:

  • 按期租合約對等基準的預期日均租金與長期歷來實際結果及已公佈的外部行業預測比較;
  • 營運開支通脹率及一般及行政管理開支通脹率與經濟預測比較;
  • 預測僱用率與歷來實際結果比較;
  • 貼現率以我們對業內貼現率及可比較機構的專業知識作出評估;
  • 我們評估以往預算及預測的合理性,包括比較去年使用價值模型所用的預測僱用率、租入貨船的租金及營運開支與今年的業務實際表現;
  • 我們根據我們對業務及行業的知識就上述假設進行敏感度分析。

基於現有憑證,我們認為貴集團於減值評估中使用的判斷及假設合理。

關鍵審計事項

有償契約撥備


請參閱綜合財務報表附註16

貴集團已訂立多項租賃合約,因此須承擔可觀的未來租賃付款。

在過往年度,由於有關責任的成本超過預期該等租賃獲得的經濟效益, 貴集團已就未來租賃責任作出撥備。隨著市場復甦,故管理層對 貴集團的租賃合約重新進行評估, 以識別任何可能還需要作出撥備的有償契約。

有償契約的評估以船隊為基準。租賃乾散貨船船隊分為兩類,分別為小靈便型及超靈便型,此乃由於各類別中的船隻被視為可以互換調配。管理層將預期未來現金流入及就租賃合約所需承擔的營運開支進行比較,得出於2018年12 月31日無需要就有償契約撥備的結論。該結論是根據以包括以剩餘租賃期的預期日均租金及僱用率而確定的未來現金流入所計算得出的預期經濟效益的重大判斷而得出的。

我們的審計如何處理關鍵審計事項

我們採用以下程序評估管理層對有償契約撥備需求的評估, 包括:

  • 根據於本年度損益表中已扣除的租入貨船的租賃開支檢查用於編製有償契約評估的租賃承擔表的完整性。
  • 以抽樣方式核對租賃承擔表中租賃合約的細節,例如租船租金及租賃期。
  • 評估關鍵假設的合理性,包括於乾散貨船減值評估中所使用的按期租合約對等基準的預期日均租金及僱用率。
  • 檢查相關的計算,包括預期未來現金流入與所承擔成本之差額。

基於現有憑證,我們認為貴集團於有償契約評估中使用的判斷及假設屬合理。

其他信息

貴公司董事須對其他信息負責。其他信息包括年報內的所有信息,但不包括綜合財務報表及我們的核數師報告。

我們對綜合財務報表的意見並不涵蓋其他信息,我們亦不對該等其他信息發表任何形式的鑒證結論。

結合我們對綜合財務報表的審計,我們的責任是閱讀其他信息,在此過程中,考慮其他信息是否與綜合財務報表或我們在審計過程中所了解的情況存在重大抵觸或者似乎存在重大錯誤陳述的情況。

基於我們已執行的工作,如果我們認為其他信息存在重大錯誤陳述,我們需要報告該事實。在這方面,我們沒有任何報告。

董事及治理層就綜合財務報表須承擔的責任

貴公司董事須負責根據香港會計師公會頒布的《香港財務報告準則》及香港《公司條例》的披露規定擬備真實而中肯的綜合財務報表,並對其認為為使綜合財務報表的擬備不存在由於欺詐或錯誤而導致的重大錯誤陳述所需的內部控制負責。

在擬備綜合財務報表時,董事負責評估 貴集團持續經營的能力,並在適用情況下披露與持續經營有關的事項,以及使用持續經營為會計基礎,除非董事有意將 貴集團清盤或停止經營,或別無其他實際的替代方案。

治理層須負責監督貴集團的財務報告過程。

核數師就審計綜合財務報表承擔的責任

我們的目標,是對綜合財務報表整體是否不存在由於欺詐或錯誤而導致的重大錯誤陳述取得合理保證,並出具包括我們意見的核數師報告。我們僅按照百慕達1981年《公司法》第90條向 閣下(作為整體)報告我們的意見,除此之外本報告別無其他目的。我們不會就本報告的內容向任何其他人士負上或承擔任何責任。

合理保證是高水平的保證,但不能保證按照《香港審計準則》進行的審計,在某一重大錯誤陳述存在時總能發現。錯誤陳述可以由欺詐或錯誤引起,如果合理預期它們單獨或滙總起來可能影響綜合財務報表使用者依賴綜合財務報表所作出的經濟決定,則有關的錯誤陳述可被視作重大。

在根據《香港審計準則》進行審計的過程中,我們運用了專業判斷,保持了專業懷疑態度。我們亦:

  • 識別和評估由於欺詐或錯誤而導致綜合財務報表存在重大錯誤陳述的風險,設計及執行審計程序以應對這些風險,以及獲取充足和適當的審計憑證,作為我們意見的基礎。由於欺詐可能涉及串謀、偽造、蓄意遺漏、虛假陳述,或凌駕於內部控制之上,因此未能發現因欺詐而導致的重大錯誤陳述的風險高於未能發現因錯誤而導致的重大錯誤陳述的風險。
  • 了解與審計相關的內部控制,以設計適當的審計程序,但目的並非對 貴集團內部控制的有效性發表意見。
  • 評價董事所採用會計政策的恰當性及作出會計估計和相關披露的合理性。
  • 對董事採用持續經營會計基礎的恰當性作出結論。根據所獲取的審計憑證,確定是否存在與事項或情況有關的重大不確定性, 從而可能導致對 貴集團的持續經營能力產生重大疑慮。如果我們認為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則有必要在核數師報告中提請使用者注意綜合財務報表中的相關披露。假若有關的披露不足,則我們應當發表非無保留意見。我們的結論是基於核數師報告日止所取得的審計憑證。然而,未來事項或情況可能導致 貴集團不能持續經營。
  • 評價綜合財務報表的整體列報方式、結構和內容,包括披露,以及綜合財務報表是否中肯反映交易和事項。
  • 就貴集團內實體或業務活動的財務信息獲取充足、適當的審計憑證,以便對綜合財務報表發表意見。我們負責貴集團審計的方向、監督和執行。我們為審計意見承擔全部責任。

除其他事項外,我們與治理層溝通了計劃的審計範圍、時間安排、重大審計發現等,包括我們在審計中識別出內部控制的任何重大缺陷。

我們還向治理層提交聲明,說明我們已符合有關獨立性的相關專業道德要求,並與他們溝通有可能合理地被認為會影響我們獨立性的所有關係和其他事項,以及在適用的情況下,相關的防範措施。

從與治理層溝通的事項中,我們確定哪些事項對本期綜合財務報表的審計最為重要,因而構成關鍵審計事項。我們在核數師報告中描述這些事項,除非法律法規不允許公開披露這些事項,或在極端罕見的情況下,如果合理預期在我們報告中溝通某事項造成的負面後果超過產生的公眾利益,我們決定不應在報告中溝通該事項。

出具本獨立核數師報告的審計項目合夥人是John J. Ryan。

羅兵咸永道會計師事務所

執業會計師

香港,2019年2月28日

當前頁面

獨立核數師報告

下一頁

集團財務概要

工具


最後查看的網頁